食戟之银(食戟之灵同人) (12) 【金鳞其是池中物】

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 【食戟之银】食戟之灵同人 作者:我即道2021年/10/09日发表于SIS001 ************************************************ 第十二章 未生之人 嘟嘟~ 一声汽车鸣笛从身后响起,一个黑色长发的温柔女人从标有“庄惠园”字样的面包车里探出头来,微笑着说道:“小惠,欢迎回家~” “妈妈~我回来了!”正斜跨着背包,提着一箱行李的田所惠惊喜地回过头来。 看着小惠提着笨重的行李朝自己跑来时的动作,小惠的妈妈满是笑意的眼中稍微一滞,随后恢复如常。 整个假期里,田所惠每天都在家里的料理旅馆庄惠园帮厨,穿着洁白厨师装的她比离家前更加成熟果断,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心理上都有了卓越的提升。 “真是好久没让小惠来厨房帮忙了呢~”盘着发髻,穿着工作和服的小惠妈妈端着餐盘走了进来,欣慰地看着正在熟练处理海鱼的田所惠,忍不住夸奖道,“感觉变得比以前更加熟练了。” “我还差得远呢,”田所惠眯着眼睛,小脸微微泛红摇摇头道,“之前还常常失败的,要是没有易银君的话……” 意识到自己说起易银时的语气有些过于亲密了,田所惠悄悄抬眼瞧了瞧妈妈的脸色,一抬头才发现自己的妈妈早已是一脸八卦,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晚上再好好给我说说看吧……”小惠的妈妈眨了眨眼睛说道,“那个叫做易银的男生~” “唔呜~妈妈……”小惠的小脸上顿时通红一片。 夜晚,小惠隐去了不能说的部分,粗略地给自己的母亲讲述了自己和易银的相识和一起经历的事情。 小惠妈妈认真地听着,时而点头,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最后坐直身子,严肃地嘱咐道:“小惠,你已经长大了,你和易银君的事,妈妈不会干涉……” “但是小惠,你要听好了,在结婚前,女孩子家的身体是不能轻易被人看去的哟,千万不能轻易地……嗯……把自己的身子给男孩子……记住了吗?” “唔……嗯……嗯!”小惠低着头,有些支支吾吾地答应了,但实际上她正心虚地冒着冷汗。 “对不起,妈妈,我已经把身体的每一处都交给他了……” 虽然田所惠暂时隐瞒了自己和易银有过的亲密行为,但她不知道,一个更大的危机正在慢慢孕育。 【OP,启动~】 秋季选拔预选赛的B组会场上,选手们如火如荼地烹饪着各自的咖喱料理。而本次预选B组的评审长千俵织江则正用调情般的语气挑逗着侍立在旁的一色慧。 作为“远月十杰”的第七席,一色慧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加上他温柔俊朗的外表与阳光谦逊的性格,使他非常受到比他年长女性的欢迎。 “我说我说,一色君……你什么时候才肯来我们公司啊~”千俵织江将一根青葱白嫩的食指放在唇边,用近乎呻吟的语气诱惑道:“快点成为我的私有物嘛~” 眯着眼睛的一色慧神情自若,轻笑两声推脱道:“我现在还是一名学生而已。” “没关系的啦,你现在就算马上退学,我也会养你一辈子的~”咖喱界著名的咖喱女王之一,年轻貌美的千俵织江毫不讳言地说出这样露骨的话,让其他几位同桌的评审都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好不好嘛,快点啦~”“我快忍不住了~” 面对千俵织江这些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语,一色慧面不改色,从容地应付道:“这个嘛,今天还请您先欣赏可爱的一年级们的料理。” “嗯……也是。”千俵织江稍稍收敛媚态,开始审视起场上的选手来。 金发碧眼的意大利少年塔克米·阿尔迪尼总是容易率先吸引人的眼球,他正用牛小腿肉和鸡骨头制作着高汤。而他的弟弟伊萨米·阿尔迪尼因为夏日倦怠症暂时性身形暴瘦,变成了和他哥哥一样的美少年,他选择了大量番茄作为料理的主料。 从现阶段来看,两兄弟的选材和手法都还是比较常规的意大利式料理的做法。 随着香辛料撒入锅中,一股用绿头鸭鸭油炒制姜黄,丁香,月桂叶等香辛料形成的香气吸引了千俵织江的注意,独特的香味隔着不近的距离都依然能将人紧紧缠绕,这是吉野悠姬在制作她拿手的野味料理。 出身中医世家的新户绯沙子擅长烹饪药膳料理,她没有常规性地选择先用油炒一遍香辛料,而是直接将其全部倒入沸水中,与众不同的操作让评审对她的料理产生了别样的期待。 不过若说最令人瞩目的还是薙切家的爱丽丝,她熟练地操作着各种普通人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高端仪器,如同实验室的研究员般制作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分子料理。 除此之外,穿着大红旗袍厨装的北条美代子那亮眼的造型和提锅猛炒的豪迈手段也吸引了大量的目光。作为横滨中华街名店北条楼的继承者,北条美代子有着相当优秀的实力,让几位评审员们频频朝她望去。 “确实有些很有意思的孩子啊……”千俵织江抱着手臂淡淡地表示,然后一挥手拍板道,“决定了,那些奇怪的孩子,我全都收下了。” 正当其他评审员惊叹于她轻易决策的大手笔时,千俵织江补充道:“啊,但是……那个绑辫子的孩子和旁边那个男生我不要,没什么亮点,现在还瑟缩着抱在一起,我想应该毫无潜力可言。” 确实,相比之其他众选手的耀眼,易银和田所惠这边就显得有些平平无奇了。 但一色慧却轻笑一声,嘴角微微翘起,语气轻缓而又信心十足地说道:“这个可不好说……” 千俵织江眉头一蹙,有些吃惊于一色慧如此的判断。 “小惠,你是不是怀孕了……”此时的易银已经扶起了田所惠,但这句极具冲击力的话语直接让本就有些虚弱的田所惠脸色更加煞白。 “易……易易易易……易银君……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而已,没关系的,我……”田所惠心中慌乱,却又故作镇定地解释着。 但当她看到易银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看到那双棕色的瞳孔中似有如火山喷发般的激昂炽焰,又有如浩瀚渊海般的深邃温柔,她说不下去了。 田所惠知道自己骗不了这个男人,也知道这件事会造成的严重后果,但她也打从心底里愿意为这个男人守护生命的种子。 她已经有了早期的孕吐反应,一旦事情暴露,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在远月烹饪了,她真的很想完成这次预选赛,即使没能被选上也没关系。 田所惠看着目光灼灼的易银,她担心易银会阻止自己继续比赛,连忙解释道:“没关系的,易银君,我还可以,我……” 话还没说完,却见易银双手轻轻地搭在田所惠的肩膀上打断了她的话,似能看穿她的心思般柔声说道:“不要太勉强自己……” 听到易银对自己这既关心又尊重的话语,田所惠感动不已。而易银接下来的下半句话,更是直接摘走了她的心。 “一切有我!” 说罢,易银如同做出重大决定般毅然转身,一瞬间,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迸发而出,隐隐似有实质化的火焰在他的身上激燃!他不再是为了证明自己,也不再是个玩世不恭的少年,在这个厨艺为尊的世界里,他要为小惠,为他所在意的人撑起一片天! “这次秋季选拔!我一定要赢!”易银下定决心,在心中呐喊。 “易银……君……”看着易银挺拔的背影,田所惠一时竟有些痴了。 “原本听闻她和四宫进行食戟时,还以为她是能和男人平等对抗的人而高看了她,不过现在看来,她也只是跟她软弱外表一样的弱者罢了……”虽然没听到两人对话的详情,但看着田所惠这个样子,原本对她抱有期待的北条美代子心中不由鄙夷。 正当她这样想时,田所惠已经将那个披着白布的大型器具推回了自己的位置,嘴里默念着什么。 “妈妈,看来我要违背答应你的话了,我愿意将一切交给他,我要……”田所惠戴上手套,手持厨刀,一手扯开白布,“……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哦!!!”“快看那个!”当白布掀开,全场皆惊! 北条美代子也在观众的呼声中转头看去,不禁惊呼“这个是……” 白布下是一条吊在金属三角支架上的深海𩽾𩾌鱼! 𩽾𩾌是东日本尤其是茨城县的特产,其身形硕大,肥软光滑,体表覆盖着粘稠的胶质不易拆解,很难在砧板下刀,于是当地人发明了独特的吊切刀法来分解𩽾𩾌。 但是吊切需要在不稳定的悬空状态下刀,非常考究刀功,而且需要消耗不小的体力,在这种大舞台上选择如此难以料理的鱼,令人怀疑田所惠娇小的身子能否做得到。 只见田所惠一手握着𩽾𩾌鱼一侧的臀鳍,一手持着厨刀将其利落地切下。随后用厨刀在𩽾𩾌鱼的下颚切开口子,双手戴着厨师手套拽住𩽾𩾌鱼下颚的鱼皮运力向下一扯,顿时鱼腹的整片鱼皮如脱衣般整片剥下,露出雪白粉嫩的鱼肉,鱼背的皮也是如法炮制,过于利落果断的手法让不少同情心泛滥的观看者都心中不忍。 这种从头到尾处理大型食材的手法可能会让许多只见过商品块状肉的人感到难以接受。但是对于一个厨师来说,认真了解食材,亲手处理食材,为作为食材的生命减少痛苦,不浪费它们身体的每一部分,这就是真正对食物的尊重。 这对于一名厨师来说本就是一道身体和心灵的考验,需要莫大的勇气。 而平日看起来软弱的小惠却做到了! 田所惠熟练地拆解着这条硕大的𩽾𩾌鱼,割出在鱼类中属于少数能够食用的𩽾𩾌鱼鳃,然后从鱼腹中取出号称“深海鹅肝”的肥美鱼肝,再一步步切下那些可食用的内脏和鱼肉。 眨眼间,整条近一米长的𩽾𩾌鱼便被处理得只剩下骨架,让场上所有的人都惊叹不已,就连刚才还有些瞧不起她的千俵织江和北条美代子都对她刮目相看。 “这孩子,到底要做什么料理出来啊!”正当千俵织江惊叹于田所惠的吊切技术时,另一个她刚才瞧不上的男生也开始了动作。 轰!!! 被炉灶烧得滚烫的铁锅下入鲜榨的花生油,顿时升起一团白气,易银摆动锅勺将花生油在锅中充分划开,倒去多余的油仅留少许,下入切成小粒的姜和蒜,在小火滚油中迸发出中式特有的香气。 加入以蚕豆、食盐、辣椒等原料酿制而成的豆瓣酱,红油赤酱与姜蒜在热油中充分混合爆发出极具冲击力的香气。若论声势和香气,比之先前的北条美代子更胜数筹! 基础的香料已经准备完毕,下入已经被处理好的淡水螯虾,文火改武火,火力顿时变得大而猛烈。易银一手持锅一手执勺,翻晃悬助间,食材在空中翻滚,火焰在锅中升腾。这种俗称“小龙虾”的克氏原螯虾在高温中与香料充分混合,释放出无与伦比的香气。 突然,易银手臂一甩,锅勺从配料中舀来中式的生抽酱油,沿着锅边慢慢淋下,利用锅边的余温牵引出中式酱油特有的酱香风味。 这种对淡水螯虾的烹饪方法完全不逊色于油炸,并且能使最终的虾肉饱满弹牙,不会因为高温油炸而导致虾肉收缩。 当众人叹服于这霸道的香气,以为易银将就此完成这道料理时,易银却用锅勺舀来煮沸的开水,在惊叫和惋惜声中将开水倒入锅中。 呲!~ 几勺水倒入锅中,原本那强烈的香气顿时骤降。这一举动引来了不少人的唏嘘,庆幸,甚至嘲笑。但也有不少有眼力的人看出易银的行为并非鲁莽,而是为了将螯虾的香味和蛋白瞬间施放出来。随着锅中咖喱色的汤汁不断翻滚,易银从包里拿出两罐表面用旧报纸包着的罐装啤酒。他神情严肃,嘴里已经懒得吐槽在日本未满20岁买啤酒有多麻烦了。 将两罐啤酒倒入锅中,啤酒的麦芽酚经过煮制后将极大提升小龙虾的口味和层次感。 再下入提前用热水泡好的干辣椒和辣椒水,紧接着又拿出了一袋浅白色的植物干制切片。 “那个是……白芷!”新户绯沙子早已注意到了易银这边,在上次宿泊研修时易银就曾点拨过绯沙子的药膳料理,轻易就解开了她纠结许久的难题。 早在易银入学的插班生考试时新户绯沙子便认识他了,当时的易银和那个幸平创真都是对绘里奈大人不敬的人,这让她对两人的印象非常差。 但随后,这个叫易银的家伙居然用鸡蛋做出了连绘里奈大人都赞叹不已的顶级料理,这让绯沙子不由对他留下了一些稍好的印象。本以为他会感恩戴德地成为许多人求之不得的绘里奈大人的部下。不过最终他没能通过绘里奈大人的考验,即使赢了水户郁魅,终究也只是一个做着B级料理的二流厨师罢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易银却一次次地在各种试炼中脱颖而出,甚至超越了绘里奈大人成为第一个完成了200份早餐试炼的人。 “不不不!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超越绘里奈大人,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新户绯沙子猛地摇摇头,继续专心烹饪自己的料理。 但一想到他来自中医的发源地中国,又曾那样轻松就能在自己最擅长的药膳领域指点自己,现在还能灵活运用“白芷”这味中药作为配料,出身中医世家的新户绯沙子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和他较劲的心理。 此时的易银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在下入耗油,盐和糖等调料后开始大火收汁进入料理的收尾阶段。 猛火煮制下,汤汁逐渐减少变至浓稠,易银放入切好的葱段,再洒下少许褐色的神秘粉末,将咸味,鲜味,香味和辣味充分调和,凝聚于这道料理之中。 易银!率先完成! 由于比赛的规则,需要等到烹饪时间结束才开始统一评审,但易银和田所惠的出色表现让同场的选手压力倍增。一些心理素质稍逊的人甚至频频出现失误,而如吉野悠姬,薙切爱丽丝,阿尔迪尼兄弟等人则更加斗志昂扬。 随着荧幕上的倒计时进行到最后的5分钟,主持人川岛丽甜美活泼的声音传来:“烹饪时间即将结束,各位选手请开始进行装盘~” 5!4!3!2!1! 敲铃声响起!时间到! B组会场审查开始,易银端着他的料理朝评委台走去。 日常倒霉的易银日常先手,作为第一个上场的选手进行审查。 “先手必死的定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没用的!”作为第一个上场的人,易银心中难免忐忑不安,但隐隐中直觉告诉他,这次他一定会赢。 “评审员共5名,每人可打20分,也就是说,料理满分得分为100分!”主持人川岛丽详细地讲解着,“在此基础上分数排名为前4名的选手才可参加正式比赛~” “首先有请第一位!”川岛丽带着甜美热情的职业笑容,轻易地调动观众的气氛主持着比赛,其把控全场的能力非常优秀,令易银都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机灵中透着狡黠的目光对上,随后两人又不约而同地迅速分开。 川岛丽面色如常地主持道:“请评审~” 易银则嘴角微微一扬,收回注意力,将自己的料理分别放在五位评审员面前。 看着一只只红壳金肉的特制螯虾裹挟着汁水堆叠在一起,阵阵醇厚浓郁的香气随着蒸汽铺面袭来,还没开始品尝便已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哦~看起来是一道相当让人有食欲的料理呢~”作为评审员之一的喜多修冶赞叹道。 喜多修冶是喜多美食研究俱乐部的主办人,他的俱乐部只有超一流的知识分子以及财经界人士才可以入会,在几个评委中也属于颇具分量的人。 “嗯,非常具有中式特色的料理方式,姑且不论味道如何,在中餐讲究的色、香、味中的色和香方面已经做到了相当不错的完成度。”评审之一的安东伸吾推了推眼镜,故作淡定地评价道。 这个瘦削的男人是日本文坛首屈一指的美食家,发表过许多涉及美食领域的文章广受追捧,也有不少店铺毁在他的笔杆下。 似是为了挽回之前说过的话,千俵织江拿着叉子拨弄两下,故作刁难地说:“哼,这道料理连虾壳都没有剥,是要我们直接用手抓着吃吗?我怎么可能会用这么粗俗的吃法!” 千俵织江放下叉子,插着手臂指责道:“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懂,你是故意要让我们露出丑态吗?” 易银没有辩解,只是笑而不语地看着千俵织江,直看得千俵织江脸上微微泛红,让她忍不住嗔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 “那个……千俵小姐……”一位年轻的评审员弱弱地打断了千俵织江的话,指着易银的料理说道,“这道料理的虾肉其实已经剥好了,只是很巧妙地用原虾壳重新包裹住了,只要轻轻地用叉子撬开就可以了……” “……”千俵织江一时无语,横了那个年轻评审员一眼,随后才转过头来,拿起叉子哼声道,“那我就尝尝看好了……” 咚! 随着被剥好的虾肉裹挟着汁液放入口中,一阵悸动传遍全身,冥冥中似有一双威严的龙目微微睁开…… 在唇齿舌喉各个部位的作用下,麻、辣、鲜、香的浓郁滋味首先在口腔中扩散,一条赤龙在火焰中苏醒,尖牙利爪,鱼鳞鹿角,带着炙热的温度将千俵织江的全身紧紧缠绕,贴身的衣裙被瞬间焚烧。 “啊~不要~”千俵织江羞涩地竭力遮掩自己赤裸的娇躯,脸上满是那醉人的红晕。 当牙齿咀嚼研磨着金黄弹软的虾肉,那极具弹力的酥、嫩口感让千俵织江险些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嗯~唔~啊!~~~那里……那里不可以~”千俵织江被滚烫的赤龙缠绕着,龙首在她的胯间穿过,柔韧的鳞片在她的私密之处逐片刮蹭,带来了接连不断的酥麻刺激。 咕噜~ 经过充分品尝的虾肉咽入喉中,那缠绕全身的赤龙开始松开千俵织江,但飞离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千俵织江意识到了不好,满脸羞红,双手掩着下体惊呼道:“不要啊~太快了~不……啊~~~” 赤龙猛地向上冲刺,龙身在千俵织江的胯间快速滑过,那鳞片磨蹭的刺激也随即加速,千俵织江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 嗤~ 似有一股清泉喷出,千俵织江捉着龙尾被赤龙带到了清凉的水底,软泥铺成的河床比之最高级的床垫还要舒适,发烫的身躯在清爽的溪流滋润只觉飘飘欲仙,先前强烈的滋味渐渐褪去,却觉得口中隐有螯虾的清甜浸润味蕾。 千俵织江缓缓睁开美目,回归现实的她已是香汗淋漓,朦胧的眼中见到的是那个双手插着口袋,脸上带着淡淡自信微笑的黑发少年。她的脸上没来由地红了红,不敢再看易银的脸。 “了不起!了不起!”其他几位评审也陆续从美食的陶醉中恢复过来,喜多修冶不禁直言大赞。 对于这道料理,安东伸吾虽然也是不吝赞美之词,但还是话锋一转道:“但是……这次的主题终究是咖喱,从你的制作过程来看……” “不!”作为有着“咖喱女王”的双胞胎之一,千俵织江低着头却语气肯定地说道,“这毫无以为是一道极品的咖喱料理!” “虽然你放入的香辛料被你隐藏得很深,但我可以肯定,你在这道料理中搭配的香辛料起码有十三种以上!” “不可能!如果没有提前用油炒制,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程度的香气?!”北条美代子难以置信地朝易银质问道。 可还没等千俵织江解答,新户绯沙子就冷冷地盯着易银说道:“是那些粉末吧……” 易银呵呵一笑,朗声道:“没错,我提前将各种充分晒干的香辛料在锅中干炒,将最纯粹浓郁的香气逼出后,用石臼将各种香料单独捣碎成粉,再粉碎过筛,分别存放,根据需要进行混合使用。” “这些香辛料虽然属于天然调味品,但如果用量过度,同样具有一定的副作用乃至毒性和诱变性,因此,我只在最后阶段和出锅前放入少许。” “十三种香辛料与其他配料充分混合,即使是少许,也足以产生压倒性的极致香气。”易银负手而立,侃侃而谈,虽然心中暗爽,但也丝毫不以此自傲。 “好~现在公布易银选手的得分是……”主持人川岛丽鼓足了悬念,将场上的氛围拉直高峰。 评审台上分别显示分数:“20”“19”“17”“19”“20” “9……95分!”就连川岛丽都有些惊讶地宣布道,“易银选手竟然第一个评审就得到了95分的高分!” 五个评审中,两个稍微年轻的评审都打了满分20分,喜多修冶和安东伸吾两个分量较重的评审都打了19分,只有千俵织江打了较低的17分。 “不愧是咖喱女王,确实要严格得多。”“呼,果然那个家伙即使再强,也该有个限度才对。”“可能只是第一个人,评审们都比较宽容吧……”台下的观众议论纷纷,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这个插班生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易银对于千俵织江的评分也不恼怒,正要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千俵织江却突然说话了。 “很可惜,这还不是你的全部实力吧……”千俵织江仍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色,只听她继续说道,“你的这道料理应该不止这个程度才对,是因为第一个上场导致的时间不足吗?虾肉虽然已经做得很好了,但仍然还没到最佳状态,香辛料的味道还没能完全和虾肉结合……” “被你察觉了吗……呵呵,比赛就是比赛,我无话可说。”易银说完便插着口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此时的薙切爱丽丝却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自语道:“啊啦,这种极致提纯的概念似乎和我的有些相似呢……” “不过这种老掉牙的粗糙提炼和耍杂技般的烹饪手艺,是无法超越尖端美食的智慧的。”爱丽丝对自己的分子料理极其自信,不由暗自冷笑道。 接下来的选手们陆续上前接受评审,看到易银的高分,他们不少人都认为是评审们的宽松造成的,因此对于自己的料理也是信心满满。 “33分!”“28分!”“31分!”“6分?” 评审们毫不留情的打出残忍的分数,除了易银外,至今连超过40分的人都没有。 不只千俵姐妹两人难以应付,光是以妹妹千俵织江为首的B组五人评审就都是尝遍世界各地美食的人,在味觉方面的经验与这些远月的学生们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同时这也从侧面体现出易银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 严格至极的评审仍在持续着,千俵织江也已经抬起了头,恢复了她认真严肃的评审模样。 当B组的选手接连拿到低分时,突然一股恶臭传遍了全场。 这是先前比赛时在新户绯沙子后面搅拌着恶臭汤汁的黑发女生的料理——漆黑叻沙咖喱! 如同浓缩了下水道臭气般的臭味,苦涩的酸味和海产的腥臭味融合在一起,就像没到扫过的厕所般邪恶,整个B组会场都在不断哀嚎,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是正在举行美食祭典的会场。 众人无不捏鼻闭气,机智的一色慧早早地戴上了口罩,薙切爱丽丝更是戴上了提前准备好的最新防毒口罩。 而易银……已经径直倒地,再起不能! 只见他两眼泛白,口吐白沫,嘴里艰难地呻吟着:“好……好腥……好腥啊……呜啊……”头一歪,两脚一蹬,昏死了过去。 “易银亲!不要死啊~~~”吉野悠姬跑了过来,揪着易银的衣领一边摇晃,一边呼喊着。 姑且不论易银这边的闹剧,评审台这边却是发生了意外。 千俵织江出于选拔赛赞助商之一的职责,强忍着恶臭,含泪品尝了这道料理。 居然……意外地很好吃! 这是一道以飞鱼和鲯鳅鱼的咸鱼汁为酱汁,搭配鱼肉叻沙面,辅以柠檬草等香辛料,加上椰汁做成的咖喱料理。 虽然依然很臭,但是却真的很美味!一边说着臭死了臭死了,却不停地吃了起来,其他的评审在尝试过后也是一样的情况。 这个黑色长发的女生发出怪异的阴笑,苍白的脸庞大半被黑发遮挡,只有露出的一只眼睛闪烁着诡异的红光。 她就是人称“锅炉前的魔女”的贞冢奈绪。 贞冢奈绪很擅长炖煮料理,在处理干货这种有很强异味的料理上颇有造诣,她的料理室总是散发着让小孩子哭着逃跑的不祥气味,因此经常引发恶臭骚乱。 “光是着眼漂亮干净的料理可是酝酿不出真正美学的,美食的精髓正是隐藏在恐惧的背后。”贞冢奈绪看着正在不断吞食着恶臭料理的评审们,阴笑着宣扬自己的理念。 最终,继易银之后,贞冢奈绪成为首个超过50分的人,获得总分84分,暂居第二! “希望有一天……能把这道菜呈给绘里奈大人……”贞冢奈绪一脸神往地自语道。 结束了这次评审,B会场一边进行场内换气,一边继续比赛。川岛丽宣布了下一个选手是新户绯沙子,贞冢奈绪顿时兴奋异常。 贞冢奈绪怪笑一声,随后道:“等你很久了……终于能在公开场合让你输个痛快了……新户绯沙子!” “那场食戟上已经分了胜负吧,是我赢了。”新户绯沙子淡淡地回应着,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通过两人的对话可以得知,贞冢奈绪曾经为了争夺薙切绘里奈近身秘书的位置对绯沙子发起过食戟,最终惨败,根据失败条件不得靠近绘里奈周围方圆50米以内。 从此,贞冢奈绪开始了用望远镜偷窥绘里奈并每天寄30封信的生活,并希望能在这次秋季选拔中打败绯沙子,获得绘里奈的青睐。 然而新户绯沙子不愧是常年跟在薙切大小姐身边的秘书,即使贞冢奈绪的料理产生的余味还有残留,依然以她的药膳料理“羊肉四物汤咖喱”取得了92分,被称为“药膳料理的专家”。 她让贞冢奈绪品尝自己的料理,让她明白彼此之间气度的差距。新户绯沙子的药膳仿佛能清除贞冢奈绪身上阴测的气质,让她一瞬间变成了楚楚动人的贞冢奈绪(白)状态,并无意间将贞冢奈绪的倾慕对象转移到了绯沙子自己身上。 而此时的新户绯沙子眼里根本没有贞冢奈绪,她只是神情复杂地看了眼昏迷中的易银。 易银那十三香辛料的完美搭配复杂程度完全在她那“四物”中药的搭配之上,虽然不见得多就是好,最终的结果呈现也足见易银在药膳领域的造诣之高。 “这个男人,他到底掌握了多少让人难以想象的技艺……”在观众的欢呼声中,新户绯沙子却心中黯然。 接下来的选手也开始陆续展现出了不错的实力,北条美代子的料理“菠萝咖喱炒饭”取得了87分,被安东伸吾称为“铁腕火龙小姐”。 如果这时候易银还清醒的话,这个称号估计能让他喷出饭来。不过不管怎么样,按照之前的约定,这个“铁腕火龙小姐”就要加入他麾下的“新·东方”美食研究会了。 北条美代子看到结果也无话可说,心中不忿的同时,便将气全部撒到了站在易银旁边的小惠身上,路过她的身边时发出了一声鄙夷的冷哼。 很快轮到了吉野悠姬,她推着自己的料理进行评审,易银也在此时悠悠醒来。 吉野悠姬的野味料理“鸭肉咖喱盖饭”得到了86分,被称为“禽兽之森的小红帽”,并受到了喜多修冶的俱乐部招待邀请。 在回到自己的位置时,吉野悠姬看到已经醒过来的易银朝着自己微笑并为自己鼓掌,心里莫名甜滋滋的。 接下来的是阿尔迪尼兄弟之间的对决。 伊萨米·阿尔迪尼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追随哥哥影子的弟弟,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他也在不断探寻属于自己的道路。他以“Calzone意式咖喱面包”取得了87分的成绩,被称为“味之地平线的探求者”。 然而结果终究是哥哥更胜一筹,塔克米·阿尔迪尼以“意大利咖喱面”取得了90分的成绩,被称为“味之地平线的开拓者”。 主持人川岛丽握着拳头,情绪热烈地主持道:“好~B组的评审也即将进入最后阶段,有请……” “好的~请用~”没等川岛丽宣布完,薙切爱丽丝便擅自将自己的料理端上了评审台。 虽然川岛丽依然保持着专业的微笑,但易银还是从的面眼神中看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 “啊~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薙切爱丽丝一脸的轻松,完全是胜券在握的表情。 “这这这,这是什么啊?!”面对眼前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分子料理,即使见多识广的评审们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骗人的吧?!”“那真的是料理吗?”场上的观众也是一阵骚动。 “什……这……这道料理是……真的是咖喱吗?!”川岛丽看着料理上支起优美线条的绿色圆弧形带状物,奇怪的绿色酱汁,不禁难以置信地对着话筒解说道,“完全看不到咖喱酱在那里呢……” “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薙切爱丽丝插着腰,鼓着腮嗔道,随后有神秘而自信地肯定道,“毫无疑问,这个盘子里的全部都是咖喱哦~” 当评审们将爱丽丝的料理放入口中,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在他们显现出来,刚刚还侃侃而谈的几位评委顿时良久沉默不语。 “那……那个,味道……怎么样?”作为专业的司仪,川岛丽绝不会让舞台冷场,她适时地向评审询问道。 “这个……要怎么形容才好呢……温暖的……且凉爽的东西……诶……”连身为知名作家的安东伸吾都难以尽述这道料理的滋味,他推了推眼镜,皱紧了眉头,仅能勉强说出几个直观形容的关键词。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薙切爱丽丝的这道料理无疑是美味的! 这道名为“ThermalSense”的料理是由冷冻粉碎后的鹅肝粉和姜黄混搭而成的慕斯,6种起司与土豆制成的土豆泥,加入了香菜等香料制成的绿色博饼,搭配用海藻酸钠凝固的番茄慕斯以及泡状的咖喱酱汁组成的料理。薙切爱丽丝利用各种温度差感,在这道料理中充分体现了分子美食学的概念。 “以香辛料为主轴,变换自如的食感与温度熠熠生辉,简直和之前那道螯虾料理不相上下……如果单论先进性的话,可说是革新美食界的一道料理!”千俵织江赞叹道,“没错,要说的话,她就是——味之世界的革新者!” “9……95分!”川岛丽宣布道,“又是一个95分!薙切爱丽丝选手以相同的成绩和易银选手并列第一名!” “啊?居然没有高过你,真是意外啊~”薙切爱丽丝故作一脸不可思议地来到易银面前说道。 爱丽丝真的很漂亮,容貌身材气质都很戳易银的审美,也能看出她本性是单纯善良的。但似乎因为出身名门的缘故,她和绘里奈都带有一种近似高人一等的倨傲思维让易银很反感。 即使爱丽丝平时言谈间都是笑脸相迎,但透过礼貌的外表,易银还是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一种潜藏的轻蔑味道。 对于易银来说,无论是所谓的“名门出身”,还是什么“顶级料理”“B级料理”的说法,他都是相当不屑一顾的。作为中国人的他,对“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此类的标语有着天生的好感。 原本可以纯真善良的薙切姐妹,在一群奴性学生的无脑追捧和跟班们如忠犬般的服从纵容下扭曲,加上她们本身天赐的才能让她们极少遇到挫折,日积月累下才导致了她们现在的性格。 “小惠,要到你了,去吧,加油哦~” 易银理都不理爱丽丝暗藏挑衅的话语,只是温柔地拍拍田所惠的肩膀为她加油鼓劲。 “嗯呜!”看到易银不理会自己,爱丽丝气哼哼地鼓起了嘴巴,很是俏皮可爱。 得知小惠怀了自己孩子的易银早已不会如初见爱丽丝时那般手足无措,他瞧也不瞧爱丽丝,只抱着手臂看着小惠走上评审台。矮了易银大半个头的吉野悠姬站在易银身旁一侧,拢着手在嘴旁为小惠加油。 自觉无趣的爱丽丝又溜到了新户绯沙子的旁边炫耀道:“啊咧,你看,我超过了小秘书子了哦~” “谁……谁是秘书子啊!”新户绯沙子抗议道。 回到田所惠这一边,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小惠在这个秋季选拔预选赛上做出的料理是不逊色于其他人的“????鱼汤咖喱”。 这是一道以????鱼为主体的火锅料理,将为人母的田所惠将这道料理的温柔,细腻和人情味发挥到了极致,最终获得了91分的分数,超过塔克米·阿尔迪尼成为B组第四名。 B组预选赛正式结束,由于每组能进入秋季选拔正式比赛的只有四人,因此B组通过预选的只有同为95分的易银和薙切爱丽丝,92分的新户绯沙子,以及91分的田所惠。90分的塔克米·阿尔迪尼无缘正式比赛。 这样的结果既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又似乎都在情理之中。 在喧闹声和欢呼声,有人欢喜有人愁,田所惠家乡邻里的渔民大叔们千里迢迢来到会场为她加油打气,现在得知她的优异成绩正齐声高呼着她的名字;很多观众仍在激烈地讨论着这次比赛,尤其是原本的种子选手阿尔迪尼兄弟,北条美代子们,很多观众都不敢相信他们会落选。不过选手本人倒是大多都重新打起了精神,将这次经历作为宝贵的实战经验,以期待下次能有更好的表现。 “田所惠。”北条美代子来到田所惠面前,她不再露出鄙夷的神情,而是衷心地说道,“我好像误会你了。” “北条同学……”小惠有些错愕。 “正式比赛,我会为你加油的。”北条美代子微笑着说,“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来找我哦。”说罢转身挥了挥手,离开了。 “谢谢你,北条同学……呕呜……唔……”田所惠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又是一阵孕吐反应,已经远去的北条美代子没有看到这一幕。 原本还想上前跟美代子说两句的易银赶紧上前扶住田所惠,准备带着她离开喧闹的会场回去休息。 “易银君!你还有东西没有拿呢~”吉野悠姬看到易银因为匆忙没来得及带走的一个铁盒放灶台旁,正要顺手帮他带走,无意间打开了没有盖紧的铁盒。 卟呤!!! 耀眼的金光直冲云霄,朦胧中似有一条赤龙在半空盘旋,若隐若现,隐隐能见到一鳞半爪却难观全貌。随后赤龙长吟一声,驱散云气,在看清祂的身形之前猛地冲回铁盒。 一道几乎与之前易银做过的螯虾料理一模一样的“十三香小龙虾”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是相比之下汁水更加浓稠,虾肉的颜色也更深一些。 这是易银在比赛前一天就开始制作的“十三香小龙虾”。不同的是煮制螯虾的汁水收到一半后就出锅放凉,在冰箱静置了一晚使其完全入味,在第二天才取出收汁,这样处理后才是这道料理真正完整的模样。 由于比赛时间限制,易银只是做了这样一份作为样品,同时也是他预备赛后用来解馋的小菜,如今由于担心小惠才将它遗落在会场上。 出于对易银真正实力的好奇,吉野悠姬,薙切爱丽丝和新户绯沙子都不自觉的聚了过来,偷偷尝了一块易银的完整版“十三香小龙虾”。 当金黄的虾肉缓缓放入口中,她们不知道,是怎样难以挣脱的极致美味正在等待着她们…… 【未完待续】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