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我被小偷征服了

澳门博狗娱乐网址_唯一国际网站:www.xbgwz.com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我被小偷征服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坐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发现最近针对他的窃窃私语又增多了。

斯莱特林小巫师们还是和从前一样,仿佛他是什么病毒一般对他唯恐避之不及。但最近几天,他发现关注在他身上来回打量的眼光增多了,从他们的嘴里常常冒出一个词:“斯内普二号”。他冷笑一声,斯莱特林怎么可能还会有一个像他一样的学生呢。他收起笔记本,朝自己潮湿阴冷的宿舍走去。

另一边,许久不见的艾伯特·克拉夫在三楼走廊上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左右张望一下,悄悄跟上去。

“科尔温!科尔温!”艾伯特跟在科尔温·泽维尔身后,“科尔温,你去了斯莱特林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了……”他委屈兮兮地说。

科尔温在前方站定,转过头来。

艾伯特吃惊地看到科尔温原本柔顺的褐色短发竟是已经油腻腻地纠结在一起,他纤长的手指上布满黑色的污垢,就连指甲缝里都塞满了那黑色污渍,看起来像是煤炭。

“科尔温你去干什么了啊,挖煤了吗。”

说完,他自己就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蔚蓝的眼睛平静地看着艾伯特,等他讪讪地收起笑容露出尴尬的表情后,他说:“我以为,我进了斯莱特林,你会讨厌我了。”

“怎,怎么会……”艾伯特突然有点心虚。

“好吧,克劳夫。不,我没有去挖矿。”

艾伯特站在看起来异常冷漠的科尔温旁,仿佛有条虫子在身上一般,抓耳挠腮。

“那请问你有事吗?”

“嗯……嗯,科尔温你,几天没有洗澡了?”艾伯特把玩弄着发尾的手拿下来,现在正扭着手指。

“洗澡?”

“唔……”艾伯特不理解科尔温此时反问的用意,又有点害怕自己冒犯到他。

“…………不记得了。”

“………………”

“……”

“如果没事,恕我告辞了,克劳夫。”

“科尔温,为什么叫我克劳夫……”

“你的名字不是克劳夫吗?”

“那是我的姓,你之前都一直叫我艾伯特的。”

“有什么不同吗?”

“科尔温,你知道有什么不同……”

“……好吧,但如果我说我的确不知道呢。”

科尔温没有再管他,转身向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走去。

第二天,艾伯特像是蹲点一般,守着科尔温经过。

“科尔温!哎……科尔温,我说……”

“科尔温……”艾伯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

“科尔温,难怪那个管家说,要你好好照顾你自己呢,你看,你今天又没有洗澡。”

艾伯特责怪地看着他,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

科尔温无法,只好说:“我不喜欢洗澡。”

“什么?”艾伯特大叫,“你怎么能不喜欢洗澡?”

“……”

“哎……”科尔温叹气,“艾伯特。”他说。

“什么?”

“我有很重要的事,不能陪你玩了。再见。”

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科尔温注意到沙发上的一道视线,他朝那边回望过去。一个瘦长的黑发斯莱特林学生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书,他带着惊讶又有点厌恶的眼光注视着自己。科尔温皱了皱眉头,朝他点点头,走回自己的宿舍。

宿舍里,只剩下伊万·兰开斯特还和他住在一起了,另外两位,受不了他每天在宿舍地板上涂涂抹抹,还收藏着散发古怪味道的粉末和液体,相约一起搬了出去。

伊万现在不在房间里,科尔温坐在床边沉思,阳光从厚重的窗帘背后透出来,射进灰暗的房间里,细小的灰尘在光线中沉沉浮浮,科尔温漫不经心地向后倒去,之后仿佛看去飞腾而起的灰尘洋洋洒洒向他扑来。

“哈切——”

科尔温打了个喷嚏。

他站起身,走到浴室里。

在斯科彻斯特的世界里,在童年长达十几年的时光里,他的认知中是不存在洗澡这件事的,而成为光明的祭子之后,尘埃和污垢都不会沾染到他身上,自然也就没有清洗的必要。他只有在成为圣殿的奴仆后,会定时清洁自己,但那却像一项不得不做的工作,因为圣殿的主人们,不愿意见到凡间的尘埃,他不得不在清洁圣殿的同时也把自己清洁干净。

科尔温看着镜子里的陪伴了自己十年的陌生男孩,他拨了拨额前半长的刘海,已经因为油腻而揪结在一起,他拿出魔杖,想给自己一个清洁咒,但是看看身旁的浴缸,又放下了魔杖。

伊万·兰开斯特回到宿舍的时候,他发现科尔温已经回来了,但是很罕见地没有坐在地上,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液体和炭笔乱涂乱画。他转了一圈,听到浴室里传来细细的流水声。兰开斯特吃惊地呆住了,自从开学后已经过了快两个月,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不,听到科尔温洗澡!太不可思议了。宿舍另两人早已搬出,兰开斯特温和地笑笑,他总是有用不尽的关心,想要倾注在科尔温身上。他看着科尔温精致的外表因为生活上的不修边幅而变得日益邋遢,心中感到痛心,但作为一个拥有良好教养的斯莱特林,他又不能随意地对着室友的生活习惯指手画脚。所以,在他今天得知科尔温居然洗澡了,内心不可谓不激动。

不多时,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兰开斯特看着科尔温在腾腾热气中披着湿漉漉的半长头发走了出来。

脸蛋被熏得红红的科尔温,用他苍白纤细的手指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他蓝色的眼睛朝兰开斯特看过来。

“伊万。”科尔温对他点了点头。

兰开斯特拿出魔杖,为科尔温施加一个干燥咒,科尔温发现手下的头发在一瞬间变干,柔顺地从他的指尖中滑下来。

“科尔温,你等等会去礼堂吃饭吗?”

科尔温照例摇摇头。

“科尔温。”兰开斯特责怪地看着他,“你不能老是窝在房间里吃面包。”

“……我要去图书馆。”

“也不能在图书馆吃面包。”

“图书馆,是不能吃东西的。”

兰开斯特看到一脸认真地纠正自己的科尔温,心中发笑。

“今天,你就陪我去吃饭吧?好吗?”

“但是……”

“好吗好吗?拜托——”

科尔温最后心一软,答应了伊万,和他一起来到斯莱特林长桌边上。他们刚坐下,旁边的斯莱特林小巫师们便都用惊奇的眼光望着科尔温,甚至有几个女孩子悄悄红了脸。

“什么嘛……泽维尔他一点也不像斯内普学长啊……”

科尔温皱了皱眉头,看向伊万,“他们在说什么?”

伊万却注意到,长桌那端的一个身影站起来,走了过来。

科尔温抬头,站在他身前的是今天下午在休息室内的那个男生。

他用他黑色的瞳仁冷冷地看了科尔温,冷哼一声,不发一言地走了。

“怎么了?”科尔温又问兰开斯特。

“他就是斯内普学长……”

“那是谁?”

兰开斯特看了看科尔温,确定他真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摇摇头,说“什么也没有。”

在科尔温不洗澡的这一个多月内,斯莱特林传出了科尔温·泽维尔是斯内普二号的传闻,因为他们不论是邋遢的外表还是阴沉的气质都十分相似,但是……伊万·兰开斯特想,今天过后,科尔温的这个绰号应该就会被渐渐遗忘了吧。

而且,伊万撇撇嘴,在心中默默反驳,科尔温一点也不像那个什么斯内普学长啊。他转头看着慢慢地咀嚼食物的科尔温,心脏处暖暖地,缓慢地跳动着。

吃完饭,科尔温和兰开斯特道别,向图书馆走去。

虽然得到了邓布利多校长的许诺,科尔温能够在院长教授的陪伴下前往图书馆三层借阅那些被禁止借阅的图书,但在白日里,科尔温却还是在平常借阅区寻找着有用的信息。

他走在曲折的书架过道里,抽出一本烫金封面的魔文书。

魔法阵不仅仅是由图像组合而成的,科尔温发现,这个世界所谓的魔文与魔法阵中的符纹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

他走回自己的座位,将桌面上堆积如山的书籍推开一个空位,坐下之后,那些高高垒起的书,将科尔温淹没。

旁座的拉文克劳小巫师都看不见坐在旁边的科尔温了,他吃惊地摘下眼镜,收拢差点掉下来的下巴,心想斯莱特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学。

“咳咳。”拉文克劳小巫师左右望望,发现周遭的学生也是同样的惊讶。

而不远处,同样有个穿着斯莱特林院袍的黑发少年,拉文克劳小巫师认得他,那个斯莱特林几乎每天都呆在图书馆,但是从没有人愿意靠近他。

现在那个黑发少年也用相同的震惊表情望向他们这里,脸上还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黑发斯莱特林转头,收回眼光,脸颊两侧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拉文克劳小巫师继续窥探的眼神。

天色渐晚,拉文克劳小巫师收拾好桌上的书本,站起来,图书馆内安静地只剩下翻动书本的刷刷声,霍格华兹中最好学的小巫师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他侧头好奇的看着仍然埋首与厚厚的书本堆中,他心中满是佩服,默默决定明天要更加用功。

等到那黑得如同油墨一般厚重的夜晚到来,图书馆里只剩下了坐在床边的科尔温,还有另一头的斯内普。宵禁时间,管理员将二人扫地出门,于是两个小小的身影一前一后地走回斯莱特林宿舍。

之后的两个礼拜,斯内普总是有意无意地关注着这个斯莱特林一年级新生,但那个新生似乎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他总是行色匆匆,也不与其他人交流。每当夜晚,二人提着玻璃灯一前一后地通过幽暗的走廊,斯内普走在后面,默默听着两人交错的脚步声,被拉长的影子晃动闪烁,与自己的交织在一起。

仿佛这些寂静孤单的夜里,他终于也有了一个陪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