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九皇叔含凤轻尘温泉

澳门博狗娱乐网址_唯一国际网站:www.xbgwz.com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九皇叔含凤轻尘温泉

“早上好,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洛拉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莱姆斯·卢平是在和她说话,所意她一惊之下的回复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友好:“你怎么不去和你吵闹的朋友们坐?”

出乎她意料的是,卢平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我也想啊,但是他们都在医务室,我不想一个人,所以请问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洛拉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下再拒绝就太尴尬了。她今天的教室出奇的安静,波特和布莱克这两个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家伙都不在,佩迪鲁也不在,看来昨天的飞行课他们一个个伤的不轻。莉莉和斯内普也不再像平日一样愉快地聊着天,而是像吵过架一样都阴着脸谁也不理谁。

“我想波特他们应该没少在你面前编排过我,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还要来和我坐?”洛拉闷闷地问。

“也许是因为我比他们更清楚孤独是什么感觉。”

又一次洛拉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哀伤,就像他上一次在麻瓜研究课上回答问题时一样。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也是悲伤。洛拉更不明白了。

“你孤独……?我弄不懂是布莱克天天跟着你还是你天天跟着他。你昨天不还刚刚捡了两个一辈子的朋友?”

“小天狼星不一样,我们之前就认识。而且他比你们知道的要……多。”他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又微笑起来,“以前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和我好好说过一句话,所以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相信我这不是施舍,我只是不喜欢看到别人孤独而已。”

洛拉还能说什么呢?“谢谢……”

这时麦格教授进来了,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一节课上卢平都很忙,他不仅自己听的很认真,还要帮三个不在的朋友做笔记。相比而言洛拉就听得有一搭没一搭。

“你不喜欢变形课吗?”趁麦格教授转过去在黑板上画老鼠和高脚杯的变形关系图时,卢平侧过来问洛拉。

“没有不喜欢,我只是……我在听讲,我只是还是不习惯这种上课环境。其实我最讨厌的是黑魔法防御,怎么学都学不好。”洛拉感觉有些不自在。

“你可以让别人帮你的。”卢平其实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他们讨厌我。所有人都讨厌我。”洛拉有些难过地说。

“如果你不去讨厌他们,他们也就不会讨厌你。”卢平若有所思地说,“你讨厌我吗?”

“……不。我是说,你很友好也很成熟……”洛拉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语无伦次。

“那就先拿着这个吧。”卢平把自己的黑魔法防御课课本偷偷地从书桌下面滑给她。

又一次洛拉不知道该说什么。换做别人她会很生气的,但莱姆斯·卢平从来就不是能让人轻易对他发火的人。于是她默默地接过了书,继续埋头于自己的变形公式。

“他是个好人,不是吗?”

洛拉坐在床上看书时,莉莉突然来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洛拉忍不住问道:“谁?”

“莱姆斯。他今天上课和你坐在一起对吧。他和他那些朋友完全不一样,他总是很安静也很友好……不过他是有什么疾病吗?似乎总是显得很疲惫。”

“他借了我这本书。”洛拉说。

“既然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让他帮你补习黑魔法防御。”莉莉出主意道,“上次我帮凯普莱特教授给作业登分,他应该是我们班黑魔法防御学得最好的了。”

“我没法开口。”洛拉小声说。

“写张字条夹在他的书里。”

洛拉照办了。她想了想,从羊皮纸上裁下一个小方格,折了一只纸鹤,然后再纸鹤的翅膀上写上“如果你明天晚上有空的话能否帮我看看黑魔法防御?”她自认自己还是很礼貌的。然后她把纸鹤夹在第一页,拿去还给卢平。

第二天纸鹤出现在了她桌上,上面多了一行规整的手写体字:“当然有空,晚上七点在公共休息室的壁炉边等我,行吗?”

“纸鹤是你自己折的吗?”在她检查有关铁甲咒的说明时,他端详着那只写了字的纸鹤。洛拉终于知道莉莉为什么会认为他是不是生了什么病了。他今天脸上所有的血色几乎都来自壁炉的火光,而且似乎一直在压抑着什么。

“是。”她答道。

“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卢平沉思道,“就是,我认为像你这样的类型……应该没有机会接触到这种麻瓜的游戏才对,那你为什么会……?”

洛拉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学会折纸的。是母亲教的?可是母亲那种从小在巫师世界长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折纸?

“小天狼星告诉我,他们第一次遇到你时你骂了那几个学生‘用麻瓜的器具,丢人’,那你怎么会喜欢折纸呢?”还没等她回答,他继续问道,“有些失礼,但我只是很想知道……你可以不回答。”

“……我不知道。也就是,折纸算是我唯一的爱好了。在我家里我们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发展爱好。”她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等一下,我不能让你白给我补习……”说着,她快速跑回了自己的寝室。过了一会,她拿着一个盒子下来了。“我没有别的了,也折一个纸鹤送你。不要拒绝,不然我会认为你在施舍的。”她补充道。

说着,她从盒子里拿了一个红色的心形的折纸出来。“这是一个心形笺。”她解释道,卢平好奇地凑过来看。“一般在上面写些祝福或类似的东西,然后把纸折起来送给别人。”说着,她细瘦的手指快速活动起来,把每一处折起来的折痕摊平。“抱歉我没有完整的纸了,只能拆开现有的再折新的。”

最后心形笺摊平了,她用魔杖点了点它,抹平了上面的折痕,然后把它翻了过来——上面的内容是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潦草歪曲的字迹像是重重的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她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抖得差点把那张薄脆的红色方纸掉到地上。

“这是什么?”卢平显得同样惊讶,“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

她急急地把纸收了起来:“这是我哥哥给我的……我们家里那边,很少直接表达感情……他并不是……”意识到这种托词谁都不会相信,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卢平皱着眉看着她:“我不认为——”

当——八点的钟声不祥地响了起来,浑厚的钟声沉闷地充斥了整个房间,在空气中拉出冗长的尾音。

第一声钟声响起时,布莱克出现在男生寝室的门口。他没有费时间走楼梯,而是双手利落地在栏杆上一撑,直接翻过栏杆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莱姆斯,到时间了。”他显得很焦虑,洛拉从没看到过他露出这个表情。

“我知道。”卢平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用急,我还有大概半个小时。”他捡起那只翅膀上有字迹的纸鹤:“这个我能拿去吗?”

“好……”洛拉还是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空空地说。

“走吧——需要我陪你吗?”布莱克催促道。

“不用,这我可以自己解决,别担心。”

布莱克快速伸手捏了一下棕发朋友的肩:“祝你好运,我明天一早就来看你。”

“放心吧。”卢平挤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晚安,小天狼星。晚安,埃弗里。”

“晚安……莱姆斯。”

第八声钟声的回音完全落下时,莱姆斯转身向公共休息室外面离开了。洛拉抓着那张红纸还愣在原地。她想问问布莱克莱姆斯去干什么了,但黑发男生只是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朋友的书和东西,回到了男生寝室,看也没看她一眼。

洛拉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她放下了床上的帷帐,蜷成一团靠在被子上。她努力不去想那张纸上写的字。

——诺兰笨拙地折起一个心形笺,递到她手上。

“这是我对妹妹的祝福,不能打开,打开了就没用了。”

“这是爱,是祝福。”她大声说,似乎是想要说服自己,“他只是不会直接表达感情,他就是别扭……他并没有恶意。”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像一个巨大的银盘从云中透了出来。洛拉·埃弗里缩在床上迷迷蒙蒙地昏睡去了,那张红色的纸放在她的手边,银白的如水光芒将上面稚嫩的字样照得清清楚楚。

“我恨你。如果没有你,日子会好过的多。为什么我要有你这么一个妹妹呢?去死去死去死……”

一股气流不知从何处而来,将那张薄脆的纸轻轻托起,然后随手丢在了一旁暖被子用的炭炉上。它很快就燃了起来化作一捧易碎的灰。但上面充满恶意的字句却充塞了洛拉的梦境。她不知道自己在梦中哭了,引得莉莉不得不爬起来温柔地安慰她,直到她再一次半梦半醒地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又将这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了,就像她的十一年人生中一直在做的一样 。

TB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